故事與小說展現的人類如何洞悉事情、掌握人心的精髓,只要我們看清楚故事與小說運作的基本機制,就能夠看得懂世界是怎麼運作的,無論面對的是政治議題、社會時事還是商業操作,因為世界就是是複雜的文本,懂得小說技藝就可以拆解並掌握它。這些文學的技巧真的可以像是武術,如果你想影響某些人的人生,絕對可以派上用場,只要心存善良,當作多幾套拳腳功夫,也可以幫助我們自保。

作者朱宥勳是國立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畢業。耕莘青年寫作會成員,曾獲林榮三文學獎、國藝會創作補助、全國學生文學獎與台積電青年文學獎。這是他第五本作品。

本書共分8個章節,在第一章:為什麼敘事裡提到,身為人類我們早已知道能好好活著的先決條件,就是能夠快速的判斷眼前的資訊是否有用,這樣才能根據資訊採取正確的行動,而故事結構是比較符合人類認知的資訊,比如討論「死刑存廢」這些數據,都不如一個江國慶案的故事,或者比不上一個鄭捷隨機殺人的故事。或是商業操作上,念真出來講幾句話,你就覺得應該買個東西回去孝敬父母之類。為什麼故事很重要呢?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,我們只能夠活一輩子!所以只有故事,能夠讓我們瞬間進入到另一個人生,加上大部分的人,都不會對自己的處境完全滿意,聽故事就是唯一,可以讓讀者暫時跳出當下要解決的人生困境。 事實上,我們每個人每天都閱讀了大量的小說,只是大部分的人不會察覺到而已。故事敘述、敘事這些詞,本來只有文學讀者關心的知識,現在不管是個人品牌塑造或是商業產品新上市,故事力行銷已是現在的顯學,在這章節裡,也就可以知道為何如此了。

如何判斷一個故事是否有足夠的威力呢?要看是否集中在「匱乏」或是塑造「奇觀」這兩點上,才能夠把看似平淡的體才變得津津有味。美國式超級英雄電影
的主角,個個強大,代替我們生活中無法看見的威脅和不公不義,讓我們心裡想: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一個人就好了,甚至是如果我是這樣的一個人就好了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作者打破了我們以為故事就是要有好創意這件事。在我們正式開始構想一個故事的時候,請先丟掉「創意」。不是說創意不重要,而是創意是沒有辦法獨立撐起整個故事的。就好比炒菜,炒到最後必須加上適量的鹽巴,沒有鹽巴整道菜就沒有味道,但只吃鹽是不行的,他畢竟不是食材的本體。所以故事的本體我們稱之為敘事結構,最基本的模式就是一條由「動機」到「結果」的主軸故事,就像一條魚,主角動機的滿足或失敗為終點,這條中軸就是魚骨頭,有了這個骨頭我們再依序填入其他的角色細節這條魚就鮮活了起來。我們是先有的動機才去想要做什麼動作,但是以讀者的角度來看,他們是看到一連串的動作,才慢慢歸納出角色的動機是什麼。所以動作就是故事的最小單位,當我們作為讀者想要從別人的故事中汲取經驗時,需要懂得如何拆掉故事的表面元素,看到真正的敘事結構。

多找幾個你喜歡的故事,對他進行拆解,你就會發現為何老梗永遠有效!然後呢,你也會更認識自己,知道自己容易被什麼打動。比如說,名偵探柯南就可以拆解成:柯南的和他的好朋友到了一個地方,然後就是兇手殺了一個人,接下來柯南會開始收集證據和證詞,然後柯南找到了關鍵的線索,最後呢,柯南擊敗了一名大人說出推理,兇手跟柯南說出了行兇動機,最後真相大白,這樣子的結構就是一個完整的故事敘事結構。

那我們要怎樣增加故事力的能力呢?當我們使用敘事的方式的時候,要記得故事裡最重要的元素是信任,信任裡有兩個元素,一個是時機一個是一致性。我們新認識一個人的時候,我們腦袋會處於資料蒐集的狀態,像海綿一樣吸收這個人呈現的時候的資訊,只要沒有任何矛盾的資訊出現,我們就會傾向暫時相信他,因為求證和戳破謊言,是非常耗費資源的,沒必要的時候我們不想發動,在剛開始進入一個故事的時候,看到什麼都可以接受,這段就是黃金時機。另一個是一致的設定,一致性的角色,才能讓目標對象願意接受你提供的虛構前提,就好比為什麼科幻、奇幻武俠小說,明明寫的都是現實中不可能發生的事,我們還是會覺得身歷其境一般。

在這本書裡我們可以學到如何寫出一個好故事,也讓我們知道如何拆解一個故事,在我們也是這世界裡的一個故事主角裡,好好過出我們各自精彩的人生!




0 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