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什麼心理學家不管哪一派,都會提到原生家庭的影響?畢竟依附關係,甚至建構我們個人對這宇宙的看法,都在這個階段,全盤接收。

我們只能看到自己經歷的劇本,也以為這樣的概念,如呼吸一般自然,甚至人們會找尋與自己父母,在外顯或內隱相似處,當作人生最重要的策略聯盟的夥伴。

一直要到,有意識的覺察與自省,去梳理自己為何成長成現在的模樣,可能甚至一輩子都不會理解某些環節,如此的根深蒂固的影響我們。

這也是我們最不想變成口中的大人,卻慢慢長成完美複製了「大人」。

如果想要改變劇本,讓自己人生趨近「自己」,最簡便的方式就是找到人生教練,或是能精準幫你看見那個毛線頭的人,才有人生路途轉彎的可能性。

這條路需要不短的深度會談,過程裡有觸痛傷口的悲傷,也會有豁然開放,心頭大石移開的暢快。

會談者的角色一點都不輕鬆,但卻非常具有意義,讓原本的鑽石擦掉灰塵,看見光彩,這是多麼難得的緣分阿!

0 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