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,好像很長也很短。這些人的一年,在別人的生命裡卻是十年,更有些人,時間好像已經開始倒數,但卻不是跨年倒數的歡欣。

看起來,被倒數的時間,是一個警鐘,人們可以隨便寫十年後,二十年後的期待畫面,這些人卻連寫這遙遠的數字,落筆都顯得遲疑。

但在會談裡,我更感受這些人的生命力。因為知道有限而活得無限,更比其他會談者,知道念頭的覺察之必要,理解每一個選擇都甚關至要,清楚每一分鐘的珍惜擁有。這樣看來,這些人的生命是過的如此厚實。

我在這樣的會談時刻裡,與這樣珍貴的生命交錯相融,在可能性裡,鼓起勇氣去,看看擱置已久的毛線頭,也在安全範圍裡做些伸展,擴展一些生命體驗的練習。

知道並不是覺察,覺察需要安靜的心。我會覺得勇敢是養分,你才能願意質疑自己,而不是一個似是而非的「交代」,然後去練習時時刻刻和自己在一起,什麼事讓你開心,今天又做了什麼沒做過的事?或者有意識慣性帶著好奇,才能生起全新的角度,讓十年活成了三十年。

0 留言